1#

早在06年的11月,keren ann就在某站上留言给法国的歌迷说,戒烟了。那时候法国似乎正在进行一场全国性的禁烟运动,keren ann这么做,与时俱进的同时,我想她其实也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我爱她的嗓子,她这么做,让对烟草深恶痛绝的我很开心。
  她同时还宣布,新专集已经录制完成,但是要到明年(就是今年)春天才会发行。
  
  今年1月,新专集在我敏感的嗅觉下在soulseek上曝光,我死拖slsk好久,总算听到了完整的9首歌。
  
  那个时候专集传说的名字很长,以9首歌中标题最长的那一首为名。我最先听过的是it's all a lie。起初因为其粗糙的感觉还以为是现场。对我而言这并不是一首出色的歌曲,没有很勾人的旋律,也许正如标题给人的感觉,不咸不淡,没什么特色。
  
  keren ann在myspace率先放出lay your head down。这首歌远比keren ann之前专集的所有歌欢快得多。magicying说这首很有beatles的风格,我不太知道beatles到底什么风格,但是前奏整齐的击掌伴奏让我十分惊喜。
  
  harder ship of the world应该是keren ann早在访问以色列的时候就已经成型的歌,那个时候,从视频上看到她不仅为士兵们唱了not going anywhere,也唱了这首歌,虽然听到的只有几句,但是对于我这个超级粉丝来说,实在已经足够惊喜。然而朋友bunny评价此歌无节奏感,也许是太过缓慢,让喜欢电音的她难以接受,不过此歌仍是专集中我最喜欢的几首之一。
  
  in your back也是我喜欢的一首。这首歌因为歌词的缘故,让我跟一些朋友好好地八卦了keren ann一次。玩笑归玩笑,我却很清楚,keren ann自nolita起,就已经完全地脱离了benjamin biolay的影子,歌曲中很难再寻觅到那种跳跃的节奏。BB的妹妹CC曾说keren ann其实是比较沉重的一个人,这种沉重感可从nolita中的同名歌与song of alice上稍微感觉得到。
  
  where no endings end便流露出这样一种沉重感。我曾猜想以色列一行让keren ann看到了绝望冷血的战争。那次旅行的日记里keren ann以一种简单的叙述记录了她在以色列的几天。战士,战火,人们对于战争的习惯。她无奈地唱到we can't change the world, it's been done by someone long ago.虽然背负着这样一个沉重的主题,where no endings en本身的伴奏却只有简单的吉他,旋律柔美动听,绵远悠长。这首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重点推荐。

  
  最后简单说说余下的几首。It Ain't No Crime是摇滚风格,也正是keren ann在众多宣传资料中提到的“向摇滚风格转变”的最佳体现,谈不上好听,但是每次听都会很耐心的听完。Liberty风格似where no endings end;between The Flatland And The Caspian Sea同样是一首欢快的歌,而一反常态的,其实是Caspia,小樱说这首歌让他惊喜。歌曲本身没有歌词,偶尔有人声伴奏,却是电子味道极浓,是keren ann又一个令人惊喜的转变。



    
  对我来说,这张专集已经构成了not going anywhere之后一个完整的keren ann,这个keren ann并不单调,而是充满了自信又不失自我的改变。我心目中的keren ann正是如此完美。

      民谣的力量的就在于,无论你是怎样,它都能像蟒蛇一样,把你卷进它的幻觉,不留余地.像墨汁滴进清水,不由分说地将你同化,深入骨髓,安静却不可抵抗.又像安静的大海,总觉得有股力量在海面下汹涌,总有一天会咆哮而来..
  
      我相信幻觉,就像相信灵魂的存在.










      无所谓黑色白色.积极颓废.总有些东西能直接刺破你的虚伪,然后把你扔进大海里,洗净罪恶,重获新生.慢慢眼前潮汐展开,是幻觉,是欲望,是一切,是什么都不是.或者,该是自己.
  木吉他..还有Keren Ann.